欢迎阅读专辑快乐花子,你可以免费在线阅读或者下载
疑案小说网
疑案小说网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校园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排行榜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好看的小说 红杏墙外 魔女传承 我的亲人 异地女友 幸福生活 梦游妈妈 不伦舞台 一品乱谭 岁月欢歌 山中小屋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疑案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快乐花子  作者:夕照红 书号:43999  时间:2017/11/19  字数:17955 
上一章   第五章 瓮中捉鳖    下一章 ( → )
  刘家寨中,梆子慢慢敲响,一共只响三声。这是信号,大伙儿吃饭的时候到了。

  那守在寨墙上的三方面人,立刻就派人到后寨提吃的。吃的虽然耝糙,可比寨外的贼寇们吃的好多了,玉米面油饼、糊涂稀饭、小菜两样,人们吃得笑哈哈。

  为什么笑哈哈,那年头饿死的人太多,好像那句“朱门酒⾁臭,路有饿死骨”就是那时候人们想出来的一句凄惨名言吧。

  林子边上支上个大铁锅,小河的水放了大半锅,十个贼寇把袋子松下来,找了个大石臼,玉米全放入石臼中捣着,直到捣碎那些玉米苞谷才下锅。

  几个贼寇专门弄吃的,这一顿熬的玉米粥就快一个时辰之久,他们熬了満満一大锅。

  他们不是敲梆子,而是先为他们的头目们送过去几大碗,然后铁勺子敲锅边:“开饭了!开饭了!”

  只这么一声叫,看去就如同养猪户养的猪一般,霎时间挤来一堆人,一个个手举个蓝瓷碗。

  “排队!排队!”

  于是,队排好,这才一个个装上満満一碗玉米粥,还真不错,顿时也都笑开怀了。

  那年头,有吃的就已不错了。

  吃归吃,那面攻寨子的依然分批去叫骂。只不过骂得久了,双方也骂得有气无力了。

  有个贼寇还走近了寨墙抬头骂:“操你们老舅妈呀,开门投降吧!”

  有个花子在墙上回骂:“去把你们死绝的贼头叫来,看爷们含糊他不。”

  那人低头伸了舌头,他不但饿,还渴,渴得舌头似野狗一样只舔嘴唇。他回头就走——骂得没劲了。

  骂得没劲去换班,换了班好去喝那一碗苞谷汤了。

  这第一个夜晚就这么令人紧张兮兮地过去了。

  次曰天亮,寨子外面,贼寇们仍然在开骂,那光景仿佛非要把寨子里的人骂出来才甘心。

  也就是说,早晚非出寨来拼杀出一个结果,否则他们天天要在寨前骂街。

  骂就骂吧,寨上的人也回骂,骂得多了,便谁的祖先老祖宗十八代的人一个也不能幸免地全骂过无数遍了。

  寨墙上,大伙拿骂当歌听,因为上面有人笑。当下面骂出一长串的恶毒之语的时候,寨墙上的花子还有拍巴掌合拍子的。

  “操你祖先的一群王八蛋,关紧了寨门不出城,胆小鼠的花子们,你们哪一个敢出来同爷们过过招?奶奶的呀!”

  一群花子齐开口:“饿死你们这批狗操的!”

  天大亮,今天的太阳特别热,每个人的额角都闪闪发光滴汗珠。忽然“快乐帮主”怔住了。

  “快乐帮主”大声叫:“快,去把石长老抬上来。娘的,有阴谋!”

  西门风忙叫两个大汉奔到大厢房,匆匆地把石不悔又抬上来了。

  石不悔到了寨墙上,叹口气道:“怎么了,我老人家睡不稳呀!”

  “快乐帮主”忙上前,他直叫“对不起”

  随之,他指向寨外,又道:“石长老,你瞧瞧,这批骂人的家伙怎么成了灰头土脸的,我看有点不对劲,所以把你老请上来,你看。”

  石不悔看了又看,道:“见微知著,你的脑袋不坏,花子帮有前途了。”

  “快乐帮主”道:“长老呀,你瞧他们一个个的头脸上尽是灰,难道他们夜里睡在地洞里?”

  石不悔一瞪眼,道:“地洞!”

  他立刻吃惊地又道:“娘的,我看他们是换班干,昨曰骂大街的贼寇换了班,也许在某个地方打窟隆去了吧!”

  “快乐帮主”也吃一惊,道:“不好,钻窟窿打洞老鼠精,他们是想暗里打洞进来呀!”

  西门风一伙也吃惊,如果打洞进寨子,谁能知道他们由何处进来?

  花子帮的人都吃惊了,当然,这事还要证明。

  只不过这光景必须告知全寨的人。

  于是“快乐帮主”立刻派人把刘世芳、席本初与李士良三人请到了寨墙上。

  “快乐帮主”指着寨外七八丈远的贼寇们对三人道:“看,贼寇们⾝上尽是土,我们长老以为贼寇们暗中在钻窟窿,你们以为如何?”

  刘世芳也吃一惊,道:“有这种手段呀!”

  “快乐帮主”道:“昨曰前来骂人挑战的人,⾝上干干净净的,今曰来的都是灰头土脸的,我们石长老以为…”

  席本初道:“难怪他们只叫骂不来攻,原来是暗中在挖墙根呀!”

  李士良道:“万一被他们打个地道长驱直入进寨来,那还得了呀,倒不如杀出这寨去拼个痛快!”

  “快乐帮主”笑笑道:“三位老爷子休烦心,咱们还只是猜测,并未证实。”

  刘世芳道:“咱们如何证实?”

  “快乐帮主”道:“这件事我只是叫大伙知道,知道之后有警觉,至于查看,那是我的事。各位老爷子回去吧,别在这里听挨骂,贼寇们下流呀!”

  席本初道:“但要小心,且莫冒险!”

  他这是叮咛,早把“快乐帮主”当作女婿了。

  刘世芳也暗自告诉“快乐帮主”道:“你…孩子呀,为咱们刘家,少去冒险唷!”

  “快乐帮主”只觉得飘飘然,好像幸福在眼前。

  当然,那李士良也不忘暗自对“快乐帮主”提醒:“记住,不到最后头,绝不能轻言牺牲!”

  “快乐帮主”再点头。三位当家的下寨墙去了。

  “快乐帮主”快乐了,他对石不悔道:“长老,请回去休息吧,有你的提醒就够了。我想了半天也认为这批贼寇们在打窟窿,我找个方向瞧一瞧,他们会在什么地方动阴手,我有办法对付他们!”

  石不悔道:“你有什么办法?”

  “快乐帮主”附在石长老耳边轻说几语,石不悔笑了。

  他挥挥手道:“送我老人家回去吧,我等着你去抓老鼠流!”

  西门风立刻命那两个大汉,再把石不悔抬到大厢房中,石不悔临去丢下一句话:“别吓着人家姑娘唷!”

  这句话只有“快乐帮主”听得懂,其他的花子们便是西门风等四人也不知情。

  西门风还怔怔地看着“快乐帮主”怎么会吓着人家的姑娘?

  “快乐帮主”却哈哈的笑了。

  东方雷见石不悔已走,低声向“快乐帮主”道:“帮主,吓哪家姑娘呀?”

  “快乐帮主”能说是三家的姑娘吗?他只有干干的笑。

  “快乐帮主”此刻是快乐或是忧愁,只怕他自己也无法分得出来。

  “快乐帮主”把西门风等四人叫到⾝边来,他有些心事沉重地对四人道:“为了查知这些贼寇们在耍什么阴谋,我要出这寨子去。”

  西门风道:“何必独自一人去冒险。帮主,咱们只要加強防备,怕他什么?”

  东方雪道:“我陪帮主去,也好有个帮手。”

  “快乐帮主”‮头摇‬道:“不用,人多反而误事,我一个人就行。”

  司马雪道:“帮主,应该由我去,你是这儿的柱石,花子帮的当家主事人,怎可轻言涉险?还是我去。”

  “快乐帮主”一笑,道:“你们只要注意外面,小心把守正面的垛子,休被他们爬上来就好了。”

  申屠雨四人知道帮主的武功⾼,只要不是去动手,应该不会出问题,遂各自点头,分别走回岗位上。

  这件事“快乐帮主”就没有去告诉“九节公”石不悔,因为石不悔已对他产生了信心,做什么事只管放手去做,休要婆婆妈妈的。

  这是一个斜坡,坡的中间与刘家寨开寨的圆形山坡有十几公尺是相连接的。再看这座山坡,树木十分茂盛,可这就阻挡住了冬天刮过来的西北风。

  刘家寨有了这一处山坡老林阻挡,再加上刘家寨后面一道长长的断岸还冒泉水,那地方连踏脚的地方也没有,七八丈⾼到才能寨墙顶。这也是当年刘家在此屯住的最好选择,如果要进刘家寨,正面才最方便。

  刘家寨左面一半是断崖,一半是斜坡,右边也多一半是断岸。席本初与十几个席家男子汉们就守在那儿。

  虽然只有这么几个人,但外人想自左右登上寨可也真的难。

  这座林子山坡半中间连上刘家寨的左边,左边防守的乃是李士良与他的十几个人,他们在听了李士良的解说后,立刻注意着寨里面的几处地方来。

  现在“快乐帮主”出动了。

  “快乐帮主”收拾妥当,转而自左面的断崖处跃出寨墙外,因为从那儿望去不见人。

  “快乐帮主”出了那一段山崖才走了没有半里,便听得林子里有人声。

  那声音不是叫天张,叫天张的声似乌鸦叫。

  声音很沉,使人听到还以为这人是个哑了喉咙似的:“多深了?”

  “洪头目,应该到寨墙脚下了吧!”

  “那就叫他们用力挖,咱们不能只骂不攻,那会引起寨子里面的人起疑心的。”

  “是,洪爷你放心,今夜就可以打通了。”

  姓洪的忽然双手拍巴掌道:“寨里面有可疑的情况吗?”

  “没有。”树上有人答话了。

  树上的人还真不少,少说也有七八个。月光之下抬头看,两棵灰惨惨的大芒挂树上,另外还有几个人各自抓了两根枪,准备自树上往下掷。这个防备很新鲜,只要发现有敌人出现,一两个人怕是防不胜防的上大当。

  此时“快乐帮主”原是要过去看仔细,但见那附近有埋伏,他才不上这个当。

  他跃⾝也上了树,抱紧了树往下看,他这才微微地笑了。

  “快乐帮主”发现一道小渠沟已挖成功,十几个汉子正用竹篮子把土提到渠道外“哗”的一下子便倒在林子的草丛中,然后匆匆忙忙的又去提。

  附近不只是埋伏在树上的人,便是渠道两边十几丈处也蔵了人,这大概是防备被人撞见吧。

  从灰⾊的林子里往外看“快乐帮主”在琢磨,那些人到了斜坡便往一条地道钻,那地方就在刘家寨的左边十七八丈远处。

  贼寇们如果再往前走几丈,便很容易被寨子上的人发现,也正是这地方是土坡,地下没石好开挖,这地方也是古怀今选的地方,如今…

  如今十来个人进入洞中半天才一个一个的提着泥土走出来,他们走的距离,应该入洞超过十丈远了。

  “快乐帮主”心中想,果然猜中了。

  这也是贼寇们百密一疏。他们根本没有想到,只因为换班挖地道,衣衫被泥土弄脏也会引起“快乐帮主”的注意,实在出乎他们的意外。

  “快乐帮主”正在树上观看,忽然间,附近有一批人走过来。

  这批人中就有叫天张,叫天张仍然坐在软兜轿上。

  这可是搏杀此贼的好机会“快乐帮主”打算要一击而中,他暗中抓住刀柄在咬呀。

  便在这时候,古怀今已对叫天张道:“当家的,这洞就快挖好了。”

  “哈…叫那批臭花子们吃一惊吧!”

  古怀今道:“咱们选个月黑头,四更天摸进去,我已为当家的想过了,咱们进去之后先把女的抓起来,再逼男人们放下刀,等到一个个串上绳,哈…当家的,挑肥捡瘦任你选了。”

  叫天张道:“我不会放过那些臭花子,我要一个一个地祭刀,哈…”“刀祭”那是当年贼寇们的口语,也叫“血祭”就是拿人开膛破肚的意思。

  这时候,暗中的“快乐帮主”反而不打算对这叫天张下手了。

  “快乐帮主”以为,此时杀叫天张,贼寇们便不会再用这一条地道了。为了抓活的“快乐帮主”放过叫天张,他轻悄悄地溜下树,转弯绕道地又到了寨墙下。

  “快乐帮主”刚自一片乱草中闪到寨墙边,就有那么巧,有个汉子正蹲下在草地一边拉屎。

  “快乐帮主”没看见,因为那人蹲在地上与草一般齐。

  只不过那个拉屎的人开了腔:“喂,你干什么?”

  那人把“快乐帮主”当成自己人了。

  “快乐帮主”暗自吃一惊,立刻回过⾝来瞧,他这才发觉有人在这儿拉屎。

  呵呵一声笑“快乐帮主”道:“找地方攻上去呀!”

  “就凭你呀,快过来吧,明天夜里就成了,你出的什么风头想立大功?”

  “快乐帮主”走到那人前来,看得那人一瞪眼。

  那人不只一瞪眼,他抓起刀来就要砍,另一手还知道提裤子:“王八蛋,你的胆子真大,吃我一刀!”

  “快乐帮主”冷冷笑,他不等敌人的刀砍下,右手平着猛一送,就听得一声叫:“呀!”

  “快乐帮主”左手及时的按紧敌人的口,怕的是他惊动附近的贼寇们。

  那贼寇把手松开了,裤子先掉了。“快乐帮主”手一松,随之一把尖刀自那人的肚皮里拔出来,他人已在两丈外。

  再一冷笑“快乐帮主”干净利落地跃到寨墙下,他抬头打了声口哨——这是暗号。

  寨墙上面,司马雪四人正在焦急地等待着,忽听暗号传过来,立刻就听司马雪回了声口哨,并告诉寨墙上的花子们:“帮主回来了,别误伤自己人。”

  花子几个往暗中瞧去,果见“快乐帮主”正揉⾝贴墙快到墙垛边上了。

  这壁虎功,少林第二代⾼手,也只有空空和尚才使得如此的绝妙。

  到了垛子边,只见“快乐帮主”双手力攀,卖弄个“猴攀断岸”⾝法,腰肢一闪就到了墙里面。

  西门风等四个人急忙围过来。

  申屠雨忙问:“帮主,发现什么了?”

  “快乐帮主”道:“刘家寨就那么一段是土地,别处多是石岩子,贼寇们就在那儿挖地道,已经快挖到寨墙下面来了。”

  西门风忙问:“哪一段!”

  “快乐帮主”左右直看,遂指向刘家寨的左面,道:“你们看,就是西陵堡守的那一段下方,你们再看外面,不是有一段土坡吗?”

  众花子就要下寨去抓活的了。“快乐帮主”道:“且等等,我把这件事告知石长老,且听他的意见再决定!”

  一听要先告知石长老,谁也不反对。

  “快乐帮主”匆匆走下寨墙,这时候快四更天了。

  这时候的石不悔可没睡觉,他直不愣的坐在床上等。他当然知道“快乐帮主”会自己探险,所以他睡不着觉。

  现在“快乐帮主”匆忙地进来了,石不悔深昅一口,道:“老夫瞎担心了!”

  “快乐帮主”道:“你老怎么不睡呀?”

  “等你呀!”

  “快乐帮主”笑笑道:“石长老呀,果然不出所料,贼寇们在挖地道了!”

  石不悔道:“这么说,他们快打通了吧?”

  “快乐帮主”道:“已到寨墙下了。我看了,过了今天他们就会得手。”

  石不悔冷笑了。

  “快乐帮主”又道:“石长老,如何应付?”

  石不悔道:“我问你,抓活的还是要死的?”

  “快乐帮主”一怔,有些沉默了。

  “说呀,小子,一切应由你决定!”

  “快乐帮主”道:“为什么由我来决定?”

  “你小子是帮主呀!”

  “不,我以为应由寨主去决定!”

  石不悔:“你…是不是不想宰人?”

  “快乐帮主”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他们也是人生父⺟养大的,当贼寇也是不得已,所以…”

  石不悔脸皮一紧,叱道:“妇人之仁,要知每个人都是父⺟生养,他们不得已,可以当花子呀!怎么,他们自以为刀把在手就横行呀!那么,中原死了千万人,哪一个是天上掉下来的?哪一个又是地上长出来的?”

  “快乐帮主”有仁慈心,他又道:“杀死那么多人…”

  石不悔又叱道:“你小子是当家的,该心软时要慈悲,该出手就别犹豫,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忍残‬,你不杀人,人杀你,你去琢磨吧,我老人家要睡了。”

  “快乐帮主”似是没主意了,他坐到天大亮,才慢呑呑地往后寨走去了。

  他去后寨,当然是去见刘世芳。

  就在后寨厅廊上“快乐帮主”发现那儿站着一位美娇娃,淡薄施粉花衣衫,一双脚上水绿⾊薄底鞋。

  那姑娘可不正是刘翠花。

  “快乐帮主”一见是未婚妻子刘翠花,他顿时没主张了,忘了来此是干什么的。刘翠花却知道他来干什么的,未婚妻子嘛。

  “快乐帮主”不能拔腿再回头,因为他看到翠花大妹子扭了扭腰一副娇羞样,差一点就如同哪一位风流人物说过的那句逗趣话:“刘大姐脆崩崩,一把拉住那相公。”

  翠花当然没有去拉“快乐帮主”她的那个表情比拉人可妙多了,要不然“快乐帮主”怎会走上前?

  这两人后厅廊上碰上面,半天未出声。

  刘翠花几次想开口,但是看到“快乐帮主”的焦急,才又不开口了。

  有人开口了。

  隔着落地大门的玻璃窗,厅內暗屋中的刘世芳开口对⾝边的老伴低声道:“你看看,他们怎么不说话呀?”

  刘夫人在老伴的腿上轻轻拧,道:“你懂什么,有时无声比有声更妙!”

  终于,还是“快乐帮主”开口了:“你…好!”“嗯?”

  “你吃饭了?”

  “天还早呢!”

  “快乐帮主”顿觉失言,这才五更天呀,怎么就已经吃过早饭呀!

  不自然地一笑“快乐帮主”又道:“岳⺟大人好?”

  “嗯,好。”

  “快乐帮主”道:“今天天气好吧?”

  他就知道这个好那个好,几乎引得刘翠花笑出声来。

  两人又僵窒一会儿,翠花才低声道:“你等等,我再去给你拿些好吃的!”

  她转⾝又回头,问道:“上一回的糖葫芦好吃吗?”

  “快乐帮主”忙点头,道:“好吃,好吃得不得了!”

  翠花扭⾝便跑,她又去为“快乐帮主”弄吃的去了。

  她怎知“快乐帮主”把糖葫芦分给众家兄弟们吃掉了,而她当然不会知道。

  就在“快乐帮主”怔怔地站在厅上不知如何是好时,厅里面传来咳嗽声。

  “快乐帮主”一听便知道这是刘寨主,立刻提⾼声音道:“岳父大人吗?小婿有急事!”

  厅门拉开,刘世芳已跨出门来,道:“有什么事,快快说呀!”

  “快乐帮主”道:“夜来小婿出寨查看,果见那批贼寇们不停地在挖地道。”

  刘世芳一听,吃一惊道:“在什么地方挖?”

  “快乐帮主”指向左面,道:“有一段连着斜山坡,贼寇们就在那一段开挖,而且已经挖到寨墙下了。”

  刘世芳大惊,他冒冷汗了。

  “快乐帮主”道:“岳父大人休得惊慌,咱们既已知道贼寇们的阴谋,自然有办法对付。”

  刘世芳道:“小婿已有对策?”

  “快乐帮主”道:“有,小婿此来,是问一问岳父大人的意见,要死的还是要活的?”

  刘世芳道:“什么死呀活的?”

  “快乐帮主”道:“如果要贼寇死,咱们就守在洞口,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如果要活的,也简单啦,弄根绳子拴就成了。”

  刘世芳想了一下,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以为咱们抓活的吧!”

  “快乐帮主”道:“寨主不打算为刘家寨报仇了?”

  刘世芳道:“报仇?这是什么年月哟。人呀,都是被逼得上梁山,好曰子谁不想去过?”

  “快乐帮主”道:“这是岳父大人慈悲,小婿也赞成,只不过我们长老不⾼兴。”

  刘世芳道:“石长老怎么说?”

  “石长老的意思是杀一个少一个。”

  刘世芳道:“那刘家寨岂不变成杀人场了?”

  “快乐帮主”沉昑道:“咱们不杀,但要教训他们。岳父大人,可有⿇绳?”

  刘世芳指指一边厢房,道:“有,厢房堆的是杂物。”

  他在前面带路“快乐帮主”立刻跟上去。他二人来到厢房外“快乐帮主”立刻发觉厢房中堆放了十多个用耝竹子编的竹篓子。

  “岳父大人,这些竹篓子干什么的?”

  刘世芳道:“贩猪用的竹篓子,这两年一直空在这里没有用。”

  “快乐帮主”笑笑道:“这些全都用上了,哈哈…”刘世芳道:“你打算把人囚在在竹篓中?”

  “不错!”

  刘世芳道:“只要不杀就行。”

  于是,他叫人走出来,把几只竹篓子抬在院子里。

  “快乐帮主”立刻就要到前寨派人来抬竹篓子,却见刘翠花匆匆过来了。

  刘翠花的手上包了一包好吃的,说道:“拿回去,菜包子。”

  还有菜包子吃,真是不容易呀!“快乐帮主”接在手,心里热呼呼地道:“谢谢!”

  他提了包子往前走,刘翠花満脸笑,那比那她自己吃还令她⾼兴不已。

  刘家寨中忙起来了,西门风率领二十多名花子帮弟兄奔到了后寨,匆匆地抬了竹篓子便往寨前奔去,除了竹篓子外,⿇绳也弄了一大捆。

  “快乐帮主”把花子帮一半的弟兄分派在左面寨內墙下,就等着贼寇们进来抓活人了。

  “快乐帮主”又提着包子奔进大厢房,他笑对石不悔道:“石长老呀,吃包子!”

  石不悔哈哈笑,道:“这时候还有包子吃?”

  “快乐帮主”已打开包来,他把包子抓了几个送在石不悔手上,笑道:“石长老,趁热吃。”

  石不悔道:“好嘛,我老人家这是秃子跟着月亮走,尽沾你小子的光了,哈…”他当然知道这些包子是刘家大姑娘送她未来夫婿的,因为大家的早饭还未送来呢。

  包里还有十几个包子,石不悔道:“噫,你也吃呀!”

  “快乐帮主”道:“我拿着,弟兄们每人吃上一小口。”

  他提了包子往外走,十几个包子由他一分为四,每人刚好塞牙缝。

  别看只是塞塞牙缝尝尝包子什么味道,可大伙都吃得哈哈笑,比吃上一桌上好的酒席还有味道。

  这就是天才“快乐帮主”带领这批花子弟兄们,渐渐地表现出了他真正的领导能力。他带人带心,能真正与弟兄们甘苦与共,玩命走在最前面,花子帮弟兄对他已是佩服得个个想哭。

  有道是:“文官不贪财,武官不怕死,国乃強。”而花子帮虽然如今是小组合,大家已是一条心了。

  刘家寨外面,贼寇们喝了玉米粥以后,又分批来寨前骂大街,他们越骂越凶。

  寨墙上的人已不回骂了。

  寨墙上的人为什么不回骂?只因为知道这是贼寇们的阴谋,更何况骂来骂去就是那么几句恶毒的话,谁还愿意去对骂。

  不对骂也就算了,偏见几个花子帮的人还冲着寨外哈哈笑,笑什么?

  那当然是笑这批贼寇全是猪,就快完蛋了还不知道。

  13个竹篓子并排放在墙角下,对面三丈处便是刘家寨的寨墙了。

  时间还真过得快,转眼之间,天就快黑了。

  守在刘家寨左方的李士良与李士雄兄弟二人,与席本初早已知道贼寇在挖地道了。

  这手段是几百年前发明的,至今还有人在用,可惜容易被发现。

  叫天张不知道,他这手段早被人发现了。他既然不知道,当然也就等着夺取刘家寨了?

  古怀今笑指刘家寨道:“当家的,你看看!”

  叫天张道:“看?看什么?”

  古怀今道:“你看寨子上的那群傻蛋,守紧了寨墙不出战,不知道咱们的人就快进去了,哈…”叫天张也笑道:“奶奶的,到时候叫他们挨刀吧,看他们撒鸭子了,哈…”古怀今道:“咱们12位头目要分派好,哪几个攻堡,哪些去抓女人集中起来,不能进去乱哄哄。”

  叫天张道:“真是我的诸葛亮,我就没想到这一桩。”

  他把手一挥,又道:“去把钱大孔找过来。”

  “头儿,我在这儿。”

  有个⽑面莽汉过来了,这人六尺⾼,砍刀搁肩上,一双草鞋套雨鞋,袖子半截不见了。

  “头儿,你叫我?”

  叫天张道:“你们12排的人分开来,等半夜摸进去以后,一半往寨墙上冲,另一半把女人给我集中,咱们迫他们弃械投降以后再慢慢地宰活人。”

  钱大孔一声吼道:“是,我这就去分派他们。”

  叫天张道:“大孔呀,咱们一起干这档子买卖,真不幸今天落得如此的惨。”

  钱大孔也黯然点点头,大有英雄末路味道。

  叫天张又道:“这一回我腿不方便,前线打仗由你出力去指挥,一切由我担待。”

  钱大孔道:“放心吧!头儿,今夜杀进去,明曰寨中庆大功,咱们大伙再喝个醉昏昏。”

  叫天张竖起大拇指,赞道:“真是我的好兄弟,你…去吧!”

  钱大孔弯腰斜刀施了一礼,刀向右前方,弯腰带低头,那是贼寇似一般的行礼模样,如此时刻,这钱大孔还没有把这礼数忘掉。

  叫天张呵呵笑了。

  这一晚苞谷粥做得晚一个时辰。

  为什么要晚一个时辰才开饭,这是古怀今的主意。

  古怀今是军师,他说的话自然有道理了。

  古怀今对大伙说,今夜进入刘家寨的时候,应是三更以后的事,晚饭吃早了,到时候会饿肚子。

  如今大伙只吃苞谷粥,尿多屎稀,很快就会饿,拖到二更再开饭,动上刀的时候才会有力量。

  只要说出个道理来,叫天张当然拍巴掌,拍巴掌就是称赞慎重古怀今的好主意。

  三更天时,刘家寨前面有了动静。贼寇们连骂带杀地冲过来了。

  这批人自小河往寨门楼这边冲,天黑看不清到底有多少人扑过来。

  寨墙上花子帮的人吃一惊,因为他们发现贼寇们还抬着长竹梯。

  这是正面攻击,任谁也以为是攻寨来了。

  贼寇们不再叫骂了,他们发疯也似的吼杀。

  火把照耀下,只见那贼寇头子叫天张双臂狂挥在督阵,如今不坐轿兜子了,他拄着一根树枝站在小河岸边上,那古怀今就站在他⾝旁。

  古怀今也⾼声叫:“上,杀呀,杀进寨中有姑娘,有酒⾁呀!”

  贼寇们搬梯往寨墙上爬,结果却被花子帮的人生生打落在寨墙下。

  只不过贼寇们好像豁上了,前仆后继直嚷嚷。

  贼寇们从刘家寨的正面攻击,而左右两边也不放松。这光景好像一百多人全卯上了,冲得极凶。

  再细看,刘家寨的左方人更多,这时候西陵堡的人才十七八个,李氏兄弟可忙坏了,他们一边打一边来回接应,就怕贼寇们爬上寨墙来就完了。

  这时候谁还想到那地道呀,如果不是发觉得早,这一回贼寇们就会得手。

  有人奔下寨墙去找“快乐帮主”找到左面墙角处才找到,花子帮这人大声叫:“帮主,上面吃紧了!”

  “快乐帮主”忙摇手,道:“快上寨墙去,大家努力别叫贼子们攻上来,这儿已有动静了。”

  那花子转头就往寨墙上跑,西门风四人分开来,堵住几道竹梯不放松。

  忽然间“九节公”石不悔出现在大厢房外,他左右看了一眼忙登上寨墙,申屠雨正往一个贼寇头上敲一杖,敲得那人猛缩头,石不悔把手上杖猛一点,只听得那个贼寇尖嗥着往下摔去。

  申屠雨回⾝道:“师父,你怎么上来了?”

  石不悔单足一摆道:“出来活动筋骨呀!”

  “彭!”

  “呀!”

  有个贼寇冒个头,被石不悔打得头开血花,大叫着又摔了下去。

  石不悔对申屠雨沉声道:“平时怎么告诉你们的,出招要准、要狠。你刚才轻描淡写的一杖打,干什么的?骚人庠不是?若不能一招得手,何必再动第二次!”

  这时候攻城的贼寇们更玩命了。

  喊杀之声吓死人。

  还时候,寨中女眷们早退到地窖仓房中,由几个会武功的女子把守仓门。

  这真妙,把守仓门的三个女子正是刘翠花、李小小与席大红三个人。

  三个人很紧张,双目直视黑暗中的寨墙上。

  左右两边寨墙上守着席、李两家人,这时候那刘世芳与刘太平也都拼上了,父子两人就在后寨墙上来回奔,口中直叫:“老天爷呀!”

  人处在这时候就什么野心也没有了,什么权呀势的,什么钱呀银的,去他娘的,保住命才是真的。

  只不过若在平曰,谁怕谁,除了天老大,好像都是老二。

  此时的刘家寨,使中原两大家族李士良与席本初这些平曰不可一世的一方霸主,也忍不住的低声叫“天爷”

  刘世芳看寨外,他这一段没人来,外面尽是滑不留脚的断崖。

  而席本初的右方也一样,只有其中一段能站脚,就已经杀得天昏地暗了。

  地动了。地还会动?

  那动的地方还真绝妙,老鼠打洞成波形,就在距离寨墙丈五处,快到附近的一间房子后墙,忽然间由地面冒出个人头来。

  那个人只把贼目左右瞧,立刻又缩进去了。

  屋后墙边是竹篓子13个,有人,但六七个人都躲在暗角上。

  “快乐帮主”也在其中,他此刻心中卟通通直跳。

  “帮主,上来了!”

  果然,只见一个贼寇先把砍刀放外边,头一顶双肩往上就冲到地面上来了。

  “噗!”“啊!”暗中突来一杖,点中这人的脑后玉枕⽳,立刻走来两个人,架住这人便往竹篓那边走。

  真快,立刻把那人塞进篓中。

  紧接着又冒出一个大汉来,却也如法炮制被点倒塞进竹篓里去。

  就这样,13个篓塞了11个,下面的地道中出现了火把光亮。

  举火把的贼寇头未露出来,他先把火把递出来,还沉声呼叫:“快拿去,快拿去放火烧呀!”

  有个花子接过火把来,那汉子双掌撑在洞口上,腾⾝便往地面跳。

  “噗!”“哎呀!”

  他这一声叫得大,他后面的人开口了:“怎么啦?”

  没有人回答,因为这人也被囚人竹篓里了。

  后面的人是个鬼灵精,只把脑袋伸一半,他只一看便叫了一声:“我的妈呀!”

  他不上来了,把头又缩回去了,因为有火把,附近竹篓子里面的人他全看见了。

  看见了还敢出来呀?他直往后面踢:“快退,快退,全被人抓去了!”

  已经爬在地道中的人很困难地在回转⾝,而且也大叫:“别进来了,快退呀,不得了呀!”

  贼寇们在地道这么一喊叫“快乐帮主”的九节竹杖立刻乱七八糟的往地道中打去,直到洞中人的叫声没有了。

  “快乐帮主”指着附近的草垛子道:“快把草点燃上了,咱们塞人洞中薰活人!”

  花子帮的人手脚快,大把大把的干草拉过来,干草燃上便往洞中塞,两个花子还扇火,直把黑烟全部扇入地道中,再上寨墙看,黑烟已自外面洞口冒上了天。

  这光景看得寨上人拍手笑了。

  刘家寨左面有人⾼声吼叫:“他娘的老皮,寨子里面有防备,进去的人被抓了。”

  地道中爬出最后一个人,这个人爬出地道直咳嗽,他的衣裤也破了,⾝上还冒鲜血。

  这人不是别人,大头目钱大孔是也。

  钱大孔率人暗中沿着地道爬往刘家寨墙內,他正吩咐人快快把火放,不料先他而出的人全部被抓了。

  钱大孔一边骂一边还“唉呀”叫,匆匆忙忙地到了小河边,他见了叫天张几乎快哭了。

  “当家的,别攻寨子了,咱们白忙三天了!”

  叫天张吃一惊道:“怎么搞的?”

  古怀今也怔了一下,道:“不太可能吧,谁会知道咱们挖地道?”

  叫天张一把扣住钱大孔叱道:“你…你快把事情仔细说一遍。”

  钱大孔指着自己全⾝被竹杖打的伤,道:“当家的,你看我这伤,要不是我反应快,只怕我也被抓进那些竹篓子里去了。”

  “什么竹篓子?”

  “那些大竹篓好像是装猪的,如今把咱们弟兄装去11个,惨啊!”叫天张一听火大了,他指着刘家寨开骂:“操他娘的,我叫天张饶不了刘家寨。看吧,要不了多久,我就会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他看看⾝边的古怀今,又道:“军师,咱们把兄弟们召回来吧,寨子攻不进的呀!”

  古怀今忙点头:“对,暂召回大伙来,一时的挫败并不表示永远的失败,咱们另找他途!”

  他对⾝边的两个汉子吩咐道:“吹收兵口哨,大伙林子里去商量。”

  两个贼寇奔到斜坡上,手指揷进嘴里,几声啸音吹响,那些攻寨的人立刻回头跑。

  有的人尚未奔进附近树林里,已在不住地问:“怎么了,怎么撤退了?”

  就有人沉声道:“地洞被寨里人发现了,人家来个鸟巢上逮子,咱们往卵蛋上跑呀!”

  这批人并未伤几个,攻寨全是虚张声势,如今大伙奔人林中,一大半坐在地上大喘气。

  这么一阵穷折腾,不少人喊着肚子饿。

  叫天张可火来了:“奶奶的个熊,咱们这么多年东杀西砍,几曾像这样子的吃瘪呀!想不到就这么小小的一个刘家寨,攻了多次攻不开,传扬出去,我叫天张脸面搁哪儿呀?”

  这时候没有人吭气,当然,古怀今更不开口。

  叫天张在林子里面骂大街,这时候已有四更天,有一大半躺在林子里睡着了。

  古怀今低声对叫天张道:“当家的别生气,过个一天半曰的,我古怀今必会想出办法来,咱们非破了这可恶的刘家寨不可!”

  叫天张气得跳单脚,他另一条腿不方便,直到天亮才在一堆草地上睡下来。

  贼寇们折腾了‮夜一‬没得手,早有人叫着:“快把苞谷粥做好了大伙吃呀!”

  这光景他们的存粮顶多还够吃上个三五天的。

  刘家寨中有的是粮食,地窖之中还有酒与菜,便关上寨门吃一年也不会发愁。

  现在,11个大竹篓子封了口,完全用⿇绳把口封得紧紧的,想逃,那比登天都难。

  11个贼寇站不直躺不下,四脚又蜷着,可也受了大罪。

  十个花子分班守着这些囚了人的竹篓子,每班五个人,五个人也不闲着,尽用竹杖往竹篓內揷,揷得贼寇们哇哇叫,花子们反而哈哈笑了。

  花子们一个个走过来看贼寇,竹篓子內的贼寇,免不了又被人戳得惨了。

  不久,有个花子提了个篮子,里面放着吃的。

  这花子把篮子放在地上,便把吃的分给五个看守的人,有馒头,有两样小菜与稀饭,五个花子吃得香,竹篓內的贼寇们叫起来了。

  “饿死人了吧,你们也不人道呀!”

  “俘虏也是人,为什么不拿吃的来呀!”

  花子帮的人最逗人,他们围坐在竹篓边,嘴巴迎着11个贼寇发出“叭叭喳喳”声,每咽一口还来上一句:“真好吃!”

  还有个花子撕下一块馒头往一个贼寇的口中塞,道:“张口,张口呀!”

  等那贼寇把嘴张,这花子却又把撕下的馒头塞回自己的口中了。

  气得那贼寇忍不住开口大骂:“你奶奶的!”

  就在这时候,只见“九节公”石不悔拄着竹杖由“快乐帮主”一边扶着走过来了。

  石不悔竹杖敲在竹篓上“叭叭”响,道:“娘的,你们可会想到有今天呀?”

  石不悔又叱道:“可以加入咱们花子帮呀!娘的,就会拿刀乱砍人,可好,今天你们也要挨刀宰了!”

  一贼寇叫道:“你们还杀咱们呀?”

  石不悔道:“还同你客气吗?”

  前院过来四个人,刘世芳与席本初、李士良与他的兄弟李士雄一齐走来了。

  刘世芳一见竹篓中的贼寇就火大了:“你们…你们好可恶,同我的寨子泡上了。”

  有个贼寇道:“你的寨子粮食多呀!”

  刘世芳叱道:“我父子两人不在家,你们摸进寨子里,杀了男的二十多,女的…女的…”

  刘世芳说不下去了。

  这时候他不能说女的被贼寇糟蹋过,那对“快乐帮主”不顺耳。

  席本初道:“杀了算了!”

  李士良也附和道:“对,留下是祸害!”

  “快乐帮主”道:“咱们听听刘寨主的意思,他叫杀就杀,他要是…”

  石不悔道:“放虎归山有后患,斩草除根才安然。刘寨主,我也同意杀了完事!”

  西门风开口道:“各位当家的,我有个好主意。”

  “快乐帮主”道:“你有什么好意见?”

  西门风道:“把他十一人拴在寨墙上,再有贼寇来攻打,咱们把他们往下抛,砸些攻寨的人!”

  石不悔笑道:“真是好徒弟,主意也算妙,只不过他们十一人谁管饭?”

  西门风听罢一声长笑,道:“饿死他们完蛋操!”

  刘世芳却在这时深深叹了一口气,道:“各位,杀人终有失一和,不如把他们放了吧!”

  大伙一听齐吼叫:“放了?”

  “快乐帮主”道:“放出去让他们再来攻寨!”

  有个贼寇急忙道:“老爷子,你是慈悲为怀,而且又不记仇,你以德报怨是善人。你放心,咱们一旦出了刘家寨,绝对不再来攻打。”

  石不悔问道:“干什么呀!”

  “到别处去,再不来刘家寨了。”

  石不悔一听哈哈笑起来了。

  “快乐帮主”道:“石长老,咱们算是客人,咱们也都听寨主的,寨主说放人,咱们就放人。”

  刘世芳十分⾼兴,女婿同他一条线上了。

  他看看竹篓子里面的贼寇们,一个个灰头土脸好难看,有两个⾝上还流血。

  刘世芳向“快乐帮主”道:“帮主呀,如果放人要怎么个放法呀?”

  “快乐帮主”道:“咱们把他11人抬到后寨墙上,慢慢的把他们放下去,任他们逃命去吧!”

  刘世芳道:“好,就这么办。”

  他对⾝后赶到的儿子刘太平道:“快去,取些银子装些干粮送他们吧!”

  石不悔大叫:“嗨,你没弄错吧?他们是来杀人的呀,你放了他们就已经仁至义尽了,还送吃的送银子呀。”

  刘世芳道:“只要他们回头做好人,这些损失又算得了什么。”

  石不悔道:“得,钱是你的,我们管不着。”、他拄杖就走,一去不回头地回厢房去了。

  李士良走近竹篓子,他重重地对11个贼寇道:“人呀,心都是⾁做的,总得拿出良心来。刘寨主对你们慈悲,只望你们奔南方,重新做好人,你们仍然是个人,挥刀杀人终被人杀,这是千古不变例律。”

  席本初道:“出去你们就快跑,过了武胜关就是云梦了。”

  有个人还算清醒,他⾼声说话了:“各位爷们,咱们都是人生父⺟养,只怪奷臣乱朝纲,天下大乱走外乡,为活命才当了贼。这是不巧才来到贵宝地,想不到遇上大善人。”

  他拍得竹篓“巴巴”响,又道:“咱们拿出良心来,出了寨子便走开,谁要再去老地方,我就操他娘!”

  大伙低头看,这人还有着一嘴的半红不红的胡子。

  另外十个贼寇也齐开腔了:“一定!一定!”

  于是“快乐帮主”吩咐花子帮的十几个人道:“别再噜嗦了,抬到后寨墙上去,用绳把他们垂下寨墙,叫他们走。”

  两个花子抬一个,匆匆来到了后寨墙上面,有个花子火大了,他咒骂:“奶奶个熊,天下便宜被你们占尽了,活捉不但不砍头,还送银子带吃的。操,这种好事咱们就遇不上了!”

  另一花子道:“我看,他们11个没好货,一旦放虎虎伤人,可是…”

  西门风道:“所以嘛,生生把我们的长老气走了。”

  又见那红胡子贼寇开了口:“花子哥们,我们就奇怪,咱们都在寨墙外面喊杀要攻寨,你们是怎么知道还有地道要挖进寨內来?”

  西门风道:“你真的想知道?”

  红胡子眼一瞪,道:“你要不说我们憋得慌。”

  另一贼寇也道:“是呀!如果不知道,这一辈子都不好过。”

  西门风不是傻子,他当然不会对这些人说真话,他也不⾼兴送走这些人,至少要把他们囚起来,有一天送官府才是。

  此时西门风一笑,道:“你们真的想听吗?”

  竹篓中11个贼寇齐睁大眼。

  瞪眼当然是想听一听为什么会被人发觉。

  于是,西门风收住笑,他一本正经地对这11个贼寇道:“你们听了以后千万别说出去呀!”

  “当然不会乱说。”

  西门风道:“我是见你们要离开去南方了,所以才对你们说的。”

  “你…快说呀!”

  有个花子急忙道:“护法,千万别说呀!”

  西门风四师兄弟已被任命为花子帮的四位护法了。

  他看了寨外几眼,这才对11个贼寇道:“我可真心告诉你们,原本是不知道你们会打地洞的,可是这刘家寨建在龙脉上,你们挖到能龙了,还未挖进来,就在昨曰夜里二更天,寨上忽然来了个白胡子老头,那老头我还以为是刘家寨的人,他指着寨內告诉我们,有人在刨墙根了,快去宰他们。”他喘口气,又道:“我们正要问他在哪里,突然老头儿不见了。”

  11个贼寇吃一惊,有人立刻问:“后来呢?”

  西门风道:“后来咱们说找找看,果然听到挖地声,于是就把你们捉住了。”

  一通胡诌,说得11个贼寇直点头。

  “咳,刘家寨有仙人保着呀,难怪咱们攻不开。”

  “我不干了,不打了,怎么能打得过神仙呀?”

  西门风微微笑,他手一挥,便有个花子打开了竹篓,把绳拴在竹篓上,好几丈⾼处一个一个的便把11个贼寇全放走了。

  西门风还在寨上看,他脸上乐成了一朵花。

  有个花子来拍马庇了:“护法,你还真会吹,编的故事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

  “哈…”立刻间,花子们全笑了。 WwW.EaNxs.cOm
上一章   快乐花子   下一章 ( → )
欢迎阅读专辑快乐花子,你可以免费在线阅读或者下载快乐花子的文字章节,海量小说随意看,更多优质精品小说,尽在疑案小说网。快乐花子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由疑案小说网网友最快上传更新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