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阅读专辑梦锁金秋,你可以免费在线阅读或者下载
疑案小说网
疑案小说网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校园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排行榜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好看的小说 红杏墙外 魔女传承 我的亲人 异地女友 幸福生活 梦游妈妈 不伦舞台 一品乱谭 岁月欢歌 山中小屋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疑案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梦锁金秋  作者:流泪的阿难陀 书号:48545  时间:2019/5/28  字数:5652 
上一章   第二章 玩笑    下一章 ( → )
是我的初恋,如果单纯用关系发生与否来划定恋爱界限的话。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来说也许过于早了些,透过她我得以窥见生命望的秘密,我就像飞蛾看见炫目的灯火那样,不顾一切展翅义无返顾地扑了进去。

  我的下体犹如一把钥匙,进她的锁道,把潘多拉的魔盒打开了,我的生命中的某扇新鲜的大门从此被开启,我进入了全新的未知的世界。

  我认识她完全是一个无厘头式的偶然,不像现在追求一个女孩子那样大费周章,又是送花又是请吃饭,经历了不停地试探,迂回曲折才能成功。

  一切就因为我对陌生人开了一句陌生的玩笑。我后来慢慢地回想起所有的这一切,都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要说那些话,为什么要那样说,为什么要那样做,仿佛生命中某时某刻遇见某个人是注定的,生命的台词和情节早已设定好了。

  这也是我现在深信某些看似并不可信的神秘的事物的源之一。在一个薄雾冥冥的星期天的清晨,东方将曙,秋季的天空变得格外的高远干净,东方泛着让人振奋的鱼肚白的颜色。

  我买了葱油饼埋头一路走一路吃,拐进了回小屋的巷子,全然没有注意到前面走着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孩。我一抬头就看见了前方的她,离我不过四五步远,一头齐肩的黑发,飘逸而柔软,随着她轻盈的脚步在秋天晴朗的晨风里飞舞,纤盈握,部浑圆翘,双腿丰腴秀长——这是一个已经发育成的女孩子。

  她一直频频地回头,但是没有看见我,她转头是低头看她自己的股,我很好奇,忍不住说了句:“嗨,股上有朵花呀?”

  她不是我识的朋友,即便是很熟悉的朋友我也不会开这样的玩笑,我也不是一个轻浮的善于言辞的人,自小到大我都是一个积极向上一本正经的孩子,多年以后我想起这句开场白的时候,仍然惊讶不已,我为什么知道她不会嗔怒于陌生的男孩轻佻的话语?

  只有一个唯一的解释,如我所说,这是生命中被设定的台词之一,信手拈来,随口而出,没有来由。

  她像只受了惊的兔子,抬起秀丽的面庞,飞快地看了我一眼,面颊绯红。

  她怔怔地笑了,突然很惊讶地说:“呀,我认识你,你是老中学高三的的第一名,叫向…”她一时想不起我的名字来。

  我有点受宠若惊,有点不好意思地低着头,这也许是我常有的习惯,也可能是所有人年少时常见的通病。

  我知道我是第一名,我还知道当地有些人把我们那座小屋叫做“状元楼”这是相当夸张的,但是我很少听到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而且是从如此美丽的女孩的嘴里说出来的,我想我当时的脸上呈现了青涩的得意的羞怯。

  我没有去问她是怎么知道我的,那样显得太不低调了,不是我惯有的风格。

  我接着她的话说:“向非,什么第一名哦,我只是运气比较好点而已。”这是爸爸面对别人对我的赞扬时常说的一句话,爸爸是最了解我的人,他说的也许是实话,不过我觉得这句话好的,就记住了,却不知在这时排上了用场。

  她咯咯地笑了,说:“我还以为第一名是个书呆子,愣头愣脑的模样,瘦弱的身体,没想到是这么个英俊的帅哥哩。”这句话让我脸有点烫,我并不自恋,但是很多人都这样说过,有时候连妈妈也会这样说。

  她说她要去菜地里摘菜,刚好我们顺路,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往前走,从交谈中我知道她的名字叫,新中学高三的,同级生让我们彼此的距离拉进了好多,不再像刚开始那样尴尬了。从小到大,不管男生女生,我都从来没有发现一个如她这般亲近可人的,像是见了故人一般亲近。

  她的声音很好听,说话时出洁白细密的牙齿,笑起来的时候大眼睛向上弯成一线,长厂的睫也跟着微妙地律动,双眼皮。她那天穿着白色棉质的长,上身也是白色小坎肩,里面穿一件淡青色的线衫。

  脸蛋儿没有化妆,光润洁白得没有一点瑕疵,鹅蛋脸,下巴圆润,眼睛很大很有神,笑起来细细的眉毛生动地玩起来,很是人,我多想和她一直说着话,可是我到了住处了,我要走到院子里去的时候不得不跟他跟她道别。

  她说:“你就住这里啊?我家菜地就在前面不远,房东我也知道,他是我表姥爷哩。”

  我说:“你表姥爷就我一个房客,有时间你可以来找我玩呀,我很多时间都在。”

  她快地笑了,问我:“我可以带着作业来问你数学题吗?我的数学好差的,老是考不及格。”

  今天我也说不出的开心,我也笑了:“当然可以了,你来了你就在院子里面叫我,我听得到。”

  因为阁楼上有个木格小窗,从那里可以看到院子里面。她点了点头,像只小鸟那样跑开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滴着珠的树叶,追逐着她轻盈的脚步转过弯不见了。

  看着她在我眼前消失,我不知为什么莫名其妙地有点怅然。我拿着没吃完的油葱饼,爬上院子的土墙,坐在墙上享受着秋日里暖暖的阳光,这是我星期天早上常有的习惯。

  但是今天不太一样,我的心里是期待,我的目光远远地瞅着她消失的路口,期待着我的小鸟再次出现。阳光洒院子的时候,终于出现了。

  她远远地向我挥手,我也站到土墙上向她挥手。她走到跟前,抬起头看着墙上的我,额头上是细密的汗珠,在阳光下细微地闪着光,她说:“你有空吗?我吃完早饭过来找你。”

  我说:“你快点来,我在这里等你。”

  我搬到这里来之后,除了上课下课,偶尔有从家乡一起过来小伙伴过来陪我玩之外,时常一个人,我有点着急,太需要朋友了。

  我在土墙上等了很久,她还没有来,我耷拉着有点疲惫的脑袋,看看天空又看看河道,太阳慢慢地移向澄净瓦蓝的天中央,远处的河道里升起蜿蜒轻盈的白雾又散开去,由浓密而稀薄,越来越淡。

  我终于等不住了,秋日的太阳把我的头晒得昏昏的,像喝醉了酒,我从土墙上跳到院子里,摔了一股,爬起来股走到阁楼上,倒在上睡觉去了。

  正睡得香的时候,迷糊糊中听见有人在轻轻地叫我的名字,那声音甜甜的,轻柔得像阵风,我还以为是在梦里。

  我睁开眼,屋外的梨树上秋蝉在不知疲倦地聒噪,鸣唱着夏日的挽歌。我从窗口循声看出去,正看到她抱着一叠书站在庭院的老梨树下,微风起她的发丝,拂过她娟秀的脸庞。

  由于初睡乍醒,我感到头有点痛,踉踉跄跄走下楼去给她开门。她走上楼来,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香味,仿佛栀子花的味道。

  她把书放在我写作业的方桌上,四下打量着我的小窝,叹气地说:“好好的一个地方,怎么不懂得收拾一下呢?”

  我窘迫地笑了,我觉得已经很干净了。说完她就像个老朋友一样帮我整理起房间来,又是整理书本,又是整理铺,就像是在她家里一样。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有点猝不及防,一脸窘然地站在一边,不知道做什么说什么才好。

  她回头看了看我,笑了:“愣着干什么呢,去把扫帚和垃圾箩拿上来!”

  仿佛我是她的仆人一般命令我,可是我莫名其妙地很开心,飞快地完成了她代的任务,还主动地打起下手来,仿佛她才是小窝的主人,而我只是来访的客人一样。

  我搬进来的时候这个阁楼已经废弃了好久,也没怎么打扫干净,我们花了好长的时间才完成打扫,而我们也已经忙得头大汗了,她的秀发都了,错纵横地贴在额头上。

  阁楼变得焕然一新,书本整整齐齐的放在方桌上,被子也整整齐齐的,洗过的地板散发着榉木腐烂老朽的香味,混杂着飘在空去中的微尘的味道,阁楼也变得格外地宽敞了,变得格外地亮堂了。我突然发现我还是喜欢干净的,如果和之前相比较的话。

  我和她走到院子里面去洗脸洗手,也好让阁楼自个儿清静一下,到了院子里才知道已经薄西山了。我突然想起她是来让我辅导她做作业的,我就问她:

  “我们休息会儿去做作业吧?”她伸着懒说:“都忙活得累了,身尘土,要不我们去河里洗澡吧?”我还不知道这里除了澡堂在哪里洗澡呢,她跟我说河边有温泉,天然的温泉不用收费的。

  我们带上香皂盒浴巾,朝河边的温泉走去。

  太阳已经西下,掀起了漫天的晚霞,我们就在金碧辉煌的霞光里走着笑着。

  经过昨晚偷窥小寡妇的香,我已经初知人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和在一起完全没有了那种念,她约我的时候就像小伙伴约我上山放牛那样自然,我只想和她在一起时间长点,只想看着她说话,看着她的眉眼,看着她的笑。

  其实河边也不远,大约也就二十分钟时间。到了河边,远远看见河岸两边升起一团团白白的暖雾。河边的温泉很多,零零星星地散布在河岸两边,我们那里也有的。

  已经有人洗澡了,传来男男女女的嬉闹声。

  我们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她让我赤脚走到河水里,打开河水的一个缺口,让河水灌进来,调好水温,我开始衣服,回头一瞥,她蹲在河边的石头上没有动静,我叫她快点,她咯咯地笑了:

  “你倒想得美,我不和你一块洗,你先洗好了,我再洗。”我才突然意识到,我们不是哥们儿,她和我不一样,她是个女孩。想到这里,脸一阵阵发烫,提着子不敢往下了。

  她看着我的窘样,哈哈大笑起来:“大男生还怕吃亏了?”

  我还是没这个勇气,我做了个鬼脸:“你转过身去,我下水了你再转过来。”

  她哼了一声:“我蒙着脸还不行吗?”说完把双手捂住眼,我飞快地子和内,跳进水里她才把手拿开来。

  我一边洗一边和她聊天,她说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而我却是家里的长子,她说她学习很认真,就是成绩不好,我说我从小到现在一直是第一名,她瞪大了眼不敢相信,问我可不可以帮她补课,我求之不得呢,那样放学后我就不用一个人孤单了,我也想和她待在一起。

  我说我其实我并不是很聪明的人,我只是勤奋而已,起得早睡得晚,作业做完才休息。

  我冲洗干净身上的香皂准备出来了,我叫她转过身去,她很听话地转过身去了。

  我正在浴塘边用巾擦干身子的时候,她突然转过身来,大叫一声:“穿好了没有?”吓得我转身又跳进了浴塘,她哈哈开心地笑了,前仰后合,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她才转过身去让我穿好衣服。

  这回轮到她下去洗了,我跑到她的位置,打算在她衣服的时候蒙着眼或者转过身去,可是她不干,非要我往前一直走,走到她满意的距离才让我停下来。

  这时已经薄暮冥冥了,东方天际的那颗启明星开始若隐若现,蠢蠢动地要挂上天幕。我回头朝她那个方向望去,暮色中只看见一团白花花的影子在动,倏忽就不见了。

  我知道她进了浴塘了,大声地问她:“我可以过来了吗?”她尖叫道:“不可以,你过来干嘛?”我没理会她,径直走过去,谁叫她刚才她还吓唬过我呢。

  她一直尖叫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声音带点哭腔。

  我走到她跟前,在浴塘边上直勾勾的俯视着她,她缩着身子双手抱蹲在水里,漉漉的头发披散在秀美的脸庞上,她小声地说:“你这样我怎么洗啊?”

  我笑了,我本来就是吓唬她一下而已,我走到她之前坐过的那个石头上坐下来,转过身去,浴塘里传来哗啦哗啦的水滑过肌肤的声音。

  我很想转过头去,刚才她双手抱时,我看见了那雪白的被手臂勒得鼓出来的鼓,让我想起了小寡妇那变形扭曲的东西,心里砰砰直跳,我还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女孩的体呢。

  可是心里面有个声音一直告诫着我,在不停地说服我:千万不要打开潘多拉的的宝盒,里面住着魔鬼。

  我很无聊,漫无边际地想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事物,我依稀记得我想起了外婆家那个村子,春天到处开着烂漫的桃花;老家后面的山里原野上,到处开人的小野花…她柔美的声音再次响起,把我的思绪从遥远的地方拉了回来——

  她已经穿戴好了,我还打算在她穿衣服的时候突然转身吓她呢,谁想到她这么快就穿好了,也有可能是我沉于漫无边际的思考太久了,我常常有这种幻想的习惯,到现在还改不了。

  在回来的路上,她神秘兮兮地告诉我:“我看到了你那里了。”我说:“哪里?”她用手指了指我那里。

  我的脸唰地一下烫了,为了证明她不是开玩笑,我着急地问她:“什么样子?”她笑了:“我怎么看得清呀,夜那么浓,不过看起来大的。”我惊讶地说:“大?我也看见你的了。”

  她摇着头说:“不可能的,你一直背对着我的。”我装得认真起来,说:“我真的看到了,好白,那里的少少的。”其实我哪里看得见嘛,白倒是真的,我在鱼塘边上俯视她的时候看见了,在夜里她的肌肤微微地泛着人的银光。

  她恼了,追着我打…现在想起来,年少时那些莫名其妙的对话,其实并没有什么逻辑可言,混杂不清,东扯西拉。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动机可言,然而其实上少男少女的望的触角已经慢慢地小心翼翼的悄然试探着对方。

  到了我住的小屋,我叫她进屋里去休息会儿。她说不要了,太晚了,叫我上阁楼上把她带来的书拿下来<梦锁金秋> WwW.EaNxS.com
上一章   梦锁金秋   下一章 ( → )
荆棘花园天使宝宝小荡妇丽塔现代火辣馆鲜浪子江湖后传姧情进行时爱情雪色冰美人我要的生活雪山情迷
欢迎阅读专辑梦锁金秋,你可以免费在线阅读或者下载梦锁金秋的文字章节第二章玩笑,海量小说随意看,更多优质精品小说,尽在疑案小说网。梦锁金秋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由疑案小说网网友最快上传更新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