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阅读专辑梦锁金秋,你可以免费在线阅读或者下载
疑案小说网
疑案小说网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校园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排行榜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好看的小说 红杏墙外 魔女传承 我的亲人 异地女友 幸福生活 梦游妈妈 不伦舞台 一品乱谭 岁月欢歌 山中小屋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疑案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梦锁金秋  作者:流泪的阿难陀 书号:48545  时间:2019/5/28  字数:9146 
上一章   第十三章 温泉    下一章 ( → )
我们跑回阁楼,把阁楼院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午后的太阳终于初端倪,在云层中穿行,像一面白白的大镜子,要把多天来的云驱散开去。

  我和忙得汗津津的,终于忙完了,把房东的摇摇椅搬到院子里,安在老梨树的树荫下面,整个人陷在椅子里,微风拂面,阳光从泛黄但还不愿落下的叶子的间隙斜斜地打在脸上、衣服上。

  好久没看书了,我把课本抱下来放在旁边的石凳上,伸手可及,随意地翻看着。

  见我如此惬意沉,自个儿上阁楼上去做作业了,叫了我几次见我不应,自己上睡觉了。

  午后的阳光是慵懒的让人瞌睡的,阳光越来越斜,我不知不觉已经睡着了,做了好长的一个梦。

  梦见我和她真的骑着红色的马匹,飞奔在那片熟悉的草场里,绿草如茵,伊人如雪,山林中的兔子也跑了出来,跟着马蹄奔跑,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小兽也跑出来了,小鸟和蝴蝶上下翻飞,就这样跑着跑着,周遭的山峦也跟着跑起来,飞起来,飞到云端,回头看看下面的村庄,小得像一颗花豆子,马背上却只剩我一个人,我惊惶莫名,连忙低头一看,马儿也不见了,就我一人上不巴天下不着地地悬在半空里,直直地往下坠,周围都是呼呼烈烈的风声,我大叫着…

  原来这只是南柯一梦,听到了我的叫喊声,从阁楼的木格子里问我怎么了,我大口大口的着气说不出话来,她赶紧跑下来,跑到我身边,我说我做了个噩梦,她说你梦见什么了,我没有说话,闷闷不乐地收拾好东西上楼去了。

  我这样子,她也被吓住了,默默地跟在我身后上楼来。我还是好半天躺着不说话,手足无措地愣在那里,她小声地说:“非,要不我们出去走走也好,天天睡觉也会胡思想的,一点都不奇怪。”

  我扭头看了看她,她赶紧说:“要不我们去洗澡吧,现在正好太阳还没落山,我们可以赶在落山之前回来。”我想想也对,昨天奔波的那么累,是该好好泡个温泉了。

  是啊,真应该多出来走走,太阳早已把乌云驱散,澄空万里,这几天被雨浸的地面还在散发着热气,逐渐干燥,泥土发出芳香的衰草腐烂的味道,心情又渐渐好起来。

  一路快得像只小麻雀,不停地转着圈,碎花裙摆随风飞舞,转成圆圈又落下。下午的阳光打在她的兴奋得红红的脸蛋上,噢,我的天使,我的佛,你怎么可以这般美丽!

  到了看得见河的时候,太阳还有一竹竿那么高,要落到山后面去,还得有一段时间呢。只是河道里阳光已经看不到,在河道里只能看见太阳照在身后的坡上。岸边的温泉已经有很多人占了,剩下的零星几个都不满意。

  我说:“就将就吧?这会儿正是洗澡的好时光,人都是这么多的。”

  嘟起嘴来,对着我的耳朵悄声说:“你不怕我被他们看见?”

  我笑了:“这有什么啊?我看着呢,还不是有女人在里面洗,还不是被我看见了。”

  尖叫起来:“坏蛋坏蛋,不准看!”跳着脚要挠我的,我沿着河滩跑起来。

  她在身后追着叫着,河边的石头大小不一,高低不平,光滑圆润,跑起来可真不容易,好几次我都快摔倒了,我也不想跑了,转身张开手臂,冲得太急,正好撞了个怀。

  我沉了沉身,搂住她的大腿高高地把她高举起来,把脸顶在她软软的小腹上,她无助的张牙舞爪的叫唤:“放我下来,放我下来!”看她吓坏了的样子真是好笑。

  我放她下来,她还惊魂未定地着气,我揽她在怀里,她仰起头来,像火一般鲜,她说:“要不我们过河去洗吧,那边没人。”

  我知道她是想要了,我也正这么想着呢,可是河水这么湍急,怎么过去呀?

  她见我望着河面,猜出了我的心思,拉着我的手往上游走去,在一块大礁石边停了下来,我看那河似乎比先前那里还要急,惑不解地问她:“从这里过去?”

  她说:“是呀!就从这里。”

  我摇了摇头说河水太急了,她咯咯地笑了:“你也有不知道的时候吧,我的状元郎,河水急说明水浅,你看这一溜过去,都泛着白色的水花,那是河面有石头,水打在石头上面才有的白色水花的,我们就踩着这些石头过去吧。”

  原来是这个道理啊,我怎么没想到呢,不过我还是有点害怕,她看着我害怕的样子笑了:“我还以为你不怕死呢,就算被河水冲走了,好赖也有这么个美女陪着你,你也该知足了吧!”

  好吧,要死一起死,不是有句话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吗?我手心里捏着一把汗,我把鞋了,把腿卷在提在手里,她把鞋也让我提着,用手提着裙摆,就这样拉着她下水了。

  她说得很对,我很容易就踩到了河水漫过的石头,最深的地方还淹不过我的小腿肚,只是石上长着青苔,滑滑地不容易踩定,我只能小心翼翼地伸出脚去,摸索到平滑一点的石头,用脚掌把上面的青苔磨去,才踩上去。

  河水有点冰得刻骨,像水里的兽咬着脚掌脚踝,她冻得“哇哇”直叫唤,我也管不了她了,我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我们走到了河中央,她拖着我不动了,两条莲藕似的腿在河里直打颤,吵着要回去,都在河中央了,能回去也能过去了。

  我只好把她揽在背上背起来,叫她提着鞋,还好,两个人的重量加起来,就算有青苔也踩得定了,不过行进还是相当地缓慢。

  好不容易到了对岸,兴奋地给了我一个吻作为奖赏。

  我们找到了一个水很干净的有一张那么大小的浴塘,有块比我还高的巨大的石头挡住外面的河水,河对岸都看不见我们了,浴塘中央还有一块出水面的平滑的长方形石头,像极了一张,再也没有比这更佳绝的去处了,连都觉得很满意,她说:“这是上天专门为我们准备的吧?”

  太阳的光返照在对岸的山上,慢慢地往上移动着脚步。

  从上次洗澡到现在也有好几天了吧,我迫不及待地光衣服,还磨磨蹭蹭地,我笑着问她:“又不是第一次洗澡了,还那样害羞啊?”

  嘟着嘴说:“不是的啦,我要你帮我?”

  我有时候对的任感到无能为力,我说:“好,我帮你吧。”我开始动手给她衣服了。

  要给她衣服,确实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我得抵制住这致命的惑才能完成。她高举着双手,我捞起她的裙摆,终于把上衣从上面剥落下来。

  少女曼妙的曲线浑如天成,白玉般的藕腿,大腿部鼓蓬蓬的,被纯白色的内紧紧地包裹着,仿佛隆起小小的山丘。

  我伸手去往下拉她内的时候,两条腿不安地绞动,她低了头看着我,眼睛里似乎要出光来,把手指伸进嘴里咬着,不住地动着上身,摇摇摆摆地。

  终于看到了熟悉的花房,一小片茸茸的短短的小草覆盖着鼓鼓的丘,淡淡的颜色。她的双腿紧紧地夹着,往下看不到太多的内容,但是我知道那幽深美妙的桃源入口就在那里。

  纯白色的罩裹着立的两个房,好像是挂在枝头的坚硬的青苹果,里面有青涩的泛香的滋味。

  我的呼呼变得不均匀起来,我没有去解后面的钩扣,而是把罩的带子从她的肩上沿着手臂拉下来,把白色的屏障剥开,罩经过她平滑的小腹,刮过她的丰盈的部,像那样从下面拖了出来。

  她垂着双手,咬着嘴发出轻微的嘤咛声,死死地盯住我的动作,让我感觉到我亵渎了什么神圣的东西,感觉天地间的我是如此的渺小。

  房静静地立着,两粒红色的樱桃骄傲地点缀在上面,娇人,熟悉而又陌生,我感觉得到她急促的心跳。

  我把她抱入浴塘中央的石块上,自己把头埋在水面下洗了个脸,回头看见她坐在石板上也不洗澡,用手在拍打着水花。

  我说:“太阳快下山了,快点吧,等下我们怎么过河?”

  她说:“过不去就在这里睡了呗!”

  她倒说得轻松,我还没吃饭呢,到那时候肯定会饿的。我背着她清洗着我的那里,她说:“转过身来,我帮你洗。”

  我只好转过来走到她身边,她的手像藤蔓植物一样绕上来,把那头皮剥开,批翻开去,让那耷拉着的红玉一般的蘑菇头出来,捧起水来仔细的润洗,就像擦拭一件容易破碎的珍贵的古瓷器。

  温热泉水的滋润加上温柔的爱抚,使它直直地立起来,越来越长大坚硬起来,不安地一下一下地抖动,发着微微的亮光。

  我低着头看着她捧起水来清洗,清洗完了用手环住包皮,前后套动,动作连贯而熟练,已然没有了往日的惧怕和娇羞,眼里是欢喜,喃喃地呓语:“这是你给我的最珍贵的礼物。”

  我抬起她的下巴,她仰起头来接住我低头恩赐的吻,她柔软的胳膊早已紧上我的脖颈,脸上别样妩媚。

  太阳返照的光已经爬到了山,从对岸再反过来,把我们连同水面染成一片微微的橙黄

  像没了骨头似的倒了下去平躺在石板上,蜷起双腿,微微分开,她身上的完美曲线像一尊完美真的玉雕,温泉的水蒸气氲氲成云,稀稀薄薄地袅绕着她,她娇声颤语:“非,来…进里边来。”声音里充无穷无尽的惑。

  我已经不在是那个初尝果的的牛犊子,我在渐渐地长成为一个耐心的猎人。

  我分开她卷曲着的双腿,一朵纯洁的莲花对着我盛开了。我捧来泉水把它润,山丘上的草整齐地贴在山丘上,我用泉水冲洗着中间那一道粉红。

  随着泉水的热气散发出无比人的芳香,里面有两瓣更小的粉,晶莹剔透,一张一翕像会呼吸般微微开合着,不断溢出透明的粘稠爱,混合着温热的泉水打了她的旮旯。

  我伏在她身上,手轻柔盖上她那翘的温热鼓的酥,吻着她芳,搅动她寂寞的舌头,滑向她的沟,含住硬硬的小樱桃,用舌头在晕上画着小圈儿,她的身子轻微颤抖,呼吸也又开始急促,最后娇着变化成了细细的呻和呢喃,面颊红云初现,在温泉的水汽中格外动人。

  我贪婪的嘴停在了那香馥馥的白馒头前面,重的呼吸吹在那上面。

  她抬起头惊惶地娇声问我:“你要干什么?”

  我颤抖着说:“我想亲一下它。”

  她着急起来:“非,别,那里脏。”

  怎么会脏呢,那么圣洁而肥美的馒头,不论是谁见了都会想亲上一口。

  我凑嘴上去,贴了那粉红的,不留一丝空隙,她无助地倒下身去,我用舌头来回舐这泛着芳香的润温热的柔滑。

  我偶尔也探进深处,视图寻找那溪水的源头,大声娇,意的呻着,抬起玉轻轻合着舌尖,一粒小小的红豆从的交接处立起来,一厘米那么高,像个小小的刚出土的细小的蘑菇头,我以前还没见过这让人怜爱的东西,被吓了一跳。

  我用手轻柔拨一下,云的身体颤抖得跳起来。我见她难受得把手指放进嘴里咬着,我低声问她:“宝贝,我痛你了吗?”

  她梦中一般喃喃地说:“别碰那里,那里好啊。”她说的是而不是疼,我便用衔住那一厘米的小小的起,用舌尖轻轻地舐,她“啊啊”地快的哦起来,不停地抬高部来又放下去,没多久,忽然弓起身体,纤一滞。

  我抬起头来,看见溪口快速开合几次,漉漉的带着丝丝白瓣也被带得翻了出来,仿佛也在气一般在人地颤动,白色的牛从那深不见底里淙淙出,跌落在石板的水膜上,袅袅婷婷地没入水中。

  她没有再说话,良久才恢复过来,喃喃地说:“非,好舒服,舒服得快要死了!”

  我说:“我下面硬得难受,你还想要吗?”她嗯了一声。

  我把两腿微分开,蜷曲着放在我身侧,我想改变一下,用“凤翔”这个姿势,和“龙翻”是如此的相近,不知道有什么不同?她伸出纤纤的手指,扶住我的坚硬如铁的蘑菇,缓缓导入那鲜红的馒头中,我们的身体同时轻微一颤动,几乎同时“噢”地叫出声来。

  我终于知道了这个轻微的改变带来的好处了:抬起双腿让口微微向上了一点,刚好符合入的角度,原来古人才是真正的高手,于方寸中见天地。

  我并没有把下面全没入,而只是进去了三分之一,我要实践《素女经》上的“九浅一深”浅浅地九次,在狠狠地干到底一次,循环往复。

  我调整着呼吸,双手撑住石板,密切的盯着她脸上的变化。

  我每次全没入,她蜷曲着抬起的两条腿就会往外分开,像翅膀一样分开,我突然恍然大悟,原来“凤翔”是这个意思:像凤自由自在地张开翅膀,缓缓翱翔。

  “非…我好喜欢…你真温柔…啊…好…”低声呻

  “我…不对你温柔…对谁温柔…你是我最爱的人。”我呼吸有些不均匀,一边动口齿不清地说。

  我借着温热滑腻的爱动着在内里有节律冲刺“噼噼啪啪”的撞击声有节奏地响起。我不时轻拍她雪白浑圆的部。动着和着,沉闷的呻声弥漫了整个浴塘,在河面上远远地传开去。

  太阳在西山上的反光快爬上了坡顶,我知道快要落山了。

  “非…里面好…可不可再…重一点…快一点”在了三四百下之后,不住婉声要求,我也正<梦锁金秋> Www.EaNxS.CoM
上一章   梦锁金秋   下一章 ( → )
荆棘花园天使宝宝小荡妇丽塔现代火辣馆鲜浪子江湖后传姧情进行时爱情雪色冰美人我要的生活雪山情迷
欢迎阅读专辑梦锁金秋,你可以免费在线阅读或者下载梦锁金秋的文字章节第十三章温泉,海量小说随意看,更多优质精品小说,尽在疑案小说网。梦锁金秋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由疑案小说网网友最快上传更新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