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阅读专辑梦锁金秋,你可以免费在线阅读或者下载
疑案小说网
疑案小说网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校园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排行榜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好看的小说 红杏墙外 魔女传承 我的亲人 异地女友 幸福生活 梦游妈妈 不伦舞台 一品乱谭 岁月欢歌 山中小屋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疑案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梦锁金秋  作者:流泪的阿难陀 书号:48545  时间:2019/5/28  字数:5336 
上一章   第十六章 借箭    下一章 ( → )
我不知道还能找谁,我曾经拒绝过她的帮助,可是此时此刻,我也只能找他了,太阳快下山了,我加快脚步往教师宿舍就去,这回我不用从后门,我从大门进去。

  上了二楼,正好遇见王老师独自一个人在二楼上凭栏眺望远处的池塘的水面,扭头看见我来了,也不说话,还扭过头去看那池面。

  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默默无言地走到她身边。

  很久很久,她才幽幽地说:“你去新学校了,有了新的婆家,都不来看我了?”

  我红了脸低了头说:“我这不是来看你了来了么?”

  她转过头用幽怨的目光盯着我说:“我的向非可真是" 士别三,刮目相看" 了,恐怕你不是来找的吧?你要找的人儿在屋里睡着的哩!”她朝房间里面努努嘴,我的脸上一阵阵发烫。

  她突然咯咯地笑了:“我说你是不是要回来了?”

  我吃了一惊,到目前为止,我只把我的想法和说了,就再来这里之前,她看着我脸上惊讶的表情说:“你也不要惊讶,我知道他们去找你了。”

  我知道她似乎知道得更多,她停了停有点兴奋地说:“你可真有胆子,都被你气死了,这些老头子平里骄横跋扈目中无人。你当时真那么干的?”

  我也不知道她从其他人那里听来的什么版本,我也不好评价自己,说实话我心里也有点后悔。

  她接着低声音柔声悄悄地说出了一个秘密:“他们就在刚才开了个会,校长好像真的不知道这个事情,把班主任批评了一顿,那会儿可真解气呀!不过校长在会上说了,不惜任何代价都要把你回来,如果连一个向非都不回来,他校长的威望和颜面何存?他当时就是这么说的。你也知道,在楼下谁都得听他的,连镇长都要让他三分呢?”

  我的判断没有错,他们不会放过我的,我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台阶,所以我来了…

  我看了看天色,郁闷得都要大叫出来,其实我要的并不是这样,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学习,王老师叹口气说:“这些人的事,你是不知道的,表面上一副为人师表带貌岸然的模样,背地里尽是些见不得人的事,我说向非呀,你还是个单纯的孩子,这样搞下去对你没好处。”

  我知道她不是和猴子一伙的,我信她的话,我点点头说:“是啊,我也在想这个事情怎么办才好哩?”

  王老师似乎也知道我的想法,看着池塘中的倒映着飘逸变幻的火烧云不再说话了,我感慨地说:“这些事一时之间就像这水中的云朵变幻不定,还是应了古人那句"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的话。”

  王老师好像有点想家了,眼里泛着泪光,这时冉老师醒了,着惺忪的双眼走出来说:“我还以为是哪个呢?原来是你啊,抱着新学校的校花不要,专程跑来勾搭我们的第一美女来了。”

  王来师涨红了脸嗔怒地跑过去抓住她的脸说:“你这个小狐狸,一天净是有的没的嘴胡话,你羞不羞啊?人家找你来了。”

  冉老师红着脸跑进隔壁她的房间去了,我很难为情地木在那里,王老师推着推我说:“快去啊,人家都憋不住了,你还磨磨蹭蹭地干什么?”我被王老师推着进了冉老师的房间,她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冉老师脸上挂着了泪珠扭头不看我,看得我是又爱又怜,我去把她抱起来,她往我怀里直钻,不停地捶打着我的膛:“你都说要来的,你去哪里了?你去哪里了?”

  我柔柔地亲吻她的雪白的脖子和耳朵,她便不打了,呼吸变得不均匀起来,在我耳边耳语柔柔地呢喃:“我好想你,我好想好想要你…”她把我推到上,甩掉拖鞋,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扯了被子盖在身上。她抬起身子,俯下身来,亲吻着我的脖颈,舌尖地舐过去。

  到了肩膀的时候,她在我的肩头停住了,突然咬了下去,狠命的咬,钻心的痛,我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牙齿在忍耐中格格作响。

  她终于松口了,说:“这一口要你永远都记得我。”这一句让我忘记了对她的憎恨和疼痛,心里生出无比的温暖。

  她亲吻着我的额头,脸颊,找到我的嘴,把舌头伸了进来。熟悉的香味,熟悉的温度,熟悉的滑。

  我含住它的舌头,舌尖绕在一起。她翻身马趴在我身上,向下摸索,她却恋这壮,被她摸了摸,就越发显得长显得硬了。

  冉老师将手握住我的命,有些气吁吁的:“王老师进屋了?”我说不知道。

  外面的天色渐渐朦胧起来,越来越暗,王老师房间的灯亮了,从走廊上反进来些许微光。

  冉老师一边套一边说:“你真是来找我的?!”

  我说:“恩。”

  她说:“谁信你哩,上次来你都没有来找我?”

  我说:“哪里?”

  她说:“王老师都跟我说了,你在她那里睡了一宿。”

  我说:“我只是太累,被单洗了,我们没有干。”

  她说:“骗谁呢,你会不干?”

  我说:“真的没有干。”

  她说:“那你就干我?”

  我说:“恩,我只爱你。”我本来想说“我只干你”张口却成了“我只爱你”

  她说:“你们就那样躺着,不干?”

  我说:“恩,就那样躺着。”

  她说:“唉,你这个傻蛋,要是我,我就干了。”

  我说:“你干过?”

  她说:“恩,用手抠过她那里。”

  我说:“哪里?”

  她说:“王老师平里一本正经的,心里可着呢。她要我抠了又抠,不停地抠。”

  我说:“她也抠你的吧?”

  她说:“恩,你不来干我,还不准她干我呀。”

  我心里有些失落,王老师在我心里面就像神那样重要,她怎么可能给冉老师干呢?怎么可能还干冉老师呢?

  要是知道她是那样的,那天早上醒来就该狠狠地她,感觉好后悔。

  在她温柔的套动下,我的双手也不安分起来,在她的背部肩头抚摸着,抓捏着。

  隔着睡衣感受着她玲珑光滑的身子,我的双手滑向她的部,试图把她的裙子往上提,由于她的手在我的下面,裙子被手挡住了,提不上去,只能股。

  我出右手,用指尖轻轻的从后面的双股的隙间探进去,那里已经是沼泽一片,上已经沾体。

  她的身体已经在被子里变得暖和,指尖被温热的的瓣包裹着,不安分地进出撇捺。

  指尖甚至能感受到里最细微的变化,像一张口,时而微微翕开向外翻,时而紧紧收缩向内吐着我的指尖,带出的滑在指间手掌里淌。

  我的双手也不安分起来,在她的背部肩头抚摸着,抓捏着。隔着睡衣感受着她玲珑光滑的身子。

  我的双手滑向她的部,试图把她的睡衣往上提,由于她的手在我的下面,睡衣被手挡住了,提不上去,只能股。

  我出右手,用指尖轻轻的从后面的双股的隙间探进去,那里已经是沼泽一片,上已经沾体。

  她的身体已经在被子里变得暖和,指尖被温热的的瓣包裹着,不安分地进出撇捺。

  指尖甚至能感受到里最细微的变化,像一张口,时而微微翕开向外翻,时而紧紧收缩向内吐着我的指尖,带出的滑在指间手掌里淌。

  她直起身来,被子顺着她的后背滑落,被子只能盖着我的腿和她的部。她把睡衣往上推起,从头上面下来,双手把长发拢在脑后。

  夜的微光里,纯白线型的身体泛着白光,前乌黑的两点是她的头,周围颜色比较淡一些的是晕…我看着这上帝的杰作,顿生此生何幸之感。

  她用膝盖支撑着身体,抬起股,留出多余的空间。左手支撑在我的上,右手向后往下探到我的,用手指掬住那灼热坚硬,挪动着部来靠近。

  我感觉到滑滑的渐渐地没我燥热的时候,仿佛整个身心已经被那温热给融化了。她直起身子,前后缓慢的摇动部。

  我们都不敢发出声音来,她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鼻孔里冒着气,我则是张开嘴缓慢悠长的息,只有这样延长呼气的时间,息声才会变到最小。

  隔壁还有她老公在睡觉,任何响动随时都可能把他吵醒。

  她开始变化成部转圈的方式,像推磨一样旋转着,尖端传来搅动的快,爱水沿柱而下,经我的双股,到身下的单上。

  我的指尖往黑乎乎的三角形的地方探索着,食指按着她的蒂轻轻地转动,下体合发出润的“查查”声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里前所未有的兴奋,仿佛一条不眠不休的蛇。

  我伸出双手去拉动她的大腿,才发现她已经身上经过这这些回合的运动,早已香汗淋漓,体呈现着霜晨一片珍珠,氤氲一片漠蒙蒙的银色水汽。房盈盈一握,在我的掌握中扭曲成形,婉转成。嗫嚅和喃喃的低微颤动的声韵,夹杂着快的音调。

  看到她扭动的身子如风中的柳条,我轻声的问她:“你歇歇吧?”

  她不语,更加疯狂地扭动着身体,直到她的一阵阵收缩。

  我才知道她快要到达快乐之巅了,我央求她:“你停住,我们一起吧?”

  她才停住扭动,趴在我身上大口的气。在她温暖滑的里面,我把它了出来。

  她轻身低语:“别,我还要。”

  我知道,我把她从身上拨翻下来,让她躺在我身边。她全身是汗,我怕她受凉了,伸手去拉被子来盖上。

  我俯下身来在她耳边说:“你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她很听话,他知道我喜欢从后面搞她。

  我从后背贴着她的身子,把她的长发理了一下,以防住扯动头发痛了她。她丰股直往到我的下腹蹭,我弯曲着身子,把她光滑圆润的部挪到怀里,用小腹包围住。

  长长的不安分的戳动,似乎它要自己找到那熟悉的入口。我一只手穿过她的颈部,枕着她的头,一只手从后面抬起她的一只腿,顺着大腿部缓缓的滑进。

  她低低的呻了一声,转过头扭着脖子看我,低低的骂:“狠心鬼。”我的嘴贴了上去,下面开始动,她被封住的嘴里发出支支吾吾的呻声。

  我知道我该怎么做。等下面的两个小情人都适应了对方的姿态的时候,我松开了她的嘴,把头埋进被子里。

  她一直不知道,我喜欢从后面搞她的原因,是因为从后面搞容易发出靡的声音,那声音长短疾徐,风雨唱,慵懒中带着快乐的舒卷…

  我把头钻进被子,就是为了听这人间仙乐,合发出微微醉人的腥味和酪般的香味,混杂着汗的味道,进出发出猫浆糊的噼啪声,使我的更加长大。

  我伸出头来,看了看夜中的她一眼,她双手紧紧的抓住被子,嘴也死死地咬住被子,喉咙里发出娇婉的低吼,我知道她快了,就再把头钻进去,在这靡的体撞击声中越越快,越越快,我的糙的树干,又像一把勤快的镰刀,不知疲倦的收割这成的稻麦。我甚至能听到瓣快乐的翻卷声。

  在这里时间已经不重要了,我们做的时候如果还能认真地去计算的次数,也就出卖了我们其实并没有投入,并没有快

  我就这样狠劲地着,我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再次感觉到她的收缩搐,我的有一股电从顶端传遍全身。

  我狠命的往深处抵进去,紧紧地贴着她的部不动,一股热瞬间弥漫了我的头,我在这股热的蛊惑下,一股劲道从大腿部沿而出,我甚至能听到那“咕咕”的体奔的声音,我们绷紧的身子一下瘫了下来。

  如果说人间有什么叫做解的话,我觉得此时此刻就是对解最好的诠释了。

  它已经和爱恋无关,和望无关,甚至可以说和天地间的一切都没了关系,脑袋里一片空白。

  躺在上,冉老师问我:“你这次来不会只是为了来干我吧?”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说实话了,她说没问题。

  我们起穿好衣服,一起去见了三一班的班主任唐老师,唐老师是个爽快的男人,口答应了。

  我就知道他会答应,他在老学校带着一个鸭子班,有说出的苦恼:每一次月考过后,三一班的第一名都要被三二班的要去了,再把三二班最差的学生换下来,如此轮番淘汰,得他苦不堪言,眼睁睁看着自己辛勤栽培出来的好苗子被别人挖走,而自己却敢怒不敢言。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就只等一个人出现了,这个人就是校长,只是我不知道这场等待是如此的漫长。  wWW.eAnXs.cOm
上一章   梦锁金秋   下一章 ( → )
荆棘花园天使宝宝小荡妇丽塔现代火辣馆鲜浪子江湖后传姧情进行时爱情雪色冰美人我要的生活雪山情迷
欢迎阅读专辑梦锁金秋,你可以免费在线阅读或者下载梦锁金秋的文字章节第十六章借箭,海量小说随意看,更多优质精品小说,尽在疑案小说网。梦锁金秋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由疑案小说网网友最快上传更新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