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阅读专辑偏爱有九分,你可以免费在线阅读或者下载
疑案小说网
疑案小说网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校园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排行榜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好看的小说 红杏墙外 魔女传承 我的亲人 异地女友 幸福生活 梦游妈妈 不伦舞台 一品乱谭 岁月欢歌 山中小屋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疑案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偏爱有九分  作者:今様 书号:50457  时间:2020/11/13  字数:5743 
上一章   第40章 细水长流(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狗男人又想套路她。

  付千姿躺在被面上, 拿着手机翻了个身, 侧头躺在枕头上, 很违心也很作地打上了两个字:【不要】

  等了会儿, 纪寒程给她回了个“好”

  然后微信上就没了动静。

  付千姿内心:“?”

  这人什么态度, 居然说“好” 是不是觉得一个人睡还快乐开心?

  她都做好了矫情两轮就纡尊降贵地过去感受一下地铺柔软度的准备,结果狗男人只邀请了一次就罢休了, 仿佛在说“我只是跟你客气一下”

  就很气。

  还没等她把这茬想完, 卧室的门被谁推开来。

  付千姿抬起头往门口看去, 只见身形修长的男人穿着黑色的睡衣, 领口松垮,却不显得过分随意,反倒有种斯文的气质,衬着门外清清冷冷的光, 皮肤像玉似的白。

  视线相对,纪寒程笑了一下, 迈步走过来。

  他是打算回卧室睡了?

  经过批准了吗?

  付千姿很有警惕心, 立刻霸道地伸长手脚占住,提醒他:“今天你要睡书房的。”

  纪寒程“嗯”了声:“我有东西忘了带。”

  什么东西?付千姿下意识在上看了一圈:“枕头, 被褥不是都带走了吗…”

  话音没落, 她嗓子里蓦地发出一声惊叫——纪寒程忽然俯身下来, 丝毫不打商量地把她打横抱起,付千姿的手机在手里滑出半分,被她险险抓住。

  等她回过神来, 已经被男人抱着向门外走去。

  而且他抱人的姿势也刁钻,不是公主抱,而是抱小孩儿似的,面对面的那种抱法。付千姿只有环住他的脖子整个人才不至于掉下去。

  “纪寒程,你是氓吗?”她被面对面地抱着,睡裙从被打横抱起之后就没整理过,随着他迈开的步伐,已经慢慢开始往大/腿上卷了上去。

  白皙娇/的皮肤/在微凉的空气里,唯一的温热来源于身前的男人——两人的睡衣质地都很薄,这样紧贴着,隔着布料传递过来的温度,有种烫人的错觉。

  付千姿的心一点一点紧张起来。

  纪寒程不答,似乎打算在今晚把氓行径贯彻到底。他抱着她进了书房,还抬手关了灯。

  书房内瞬时陷入幽暗,唯有南面的玻璃窗有月光透进来,沿着深的地板,恰恰照到地铺的一角。

  付千姿被轻轻放到地铺上,男人却没急着起身,低声问她:“够不够软?”

  付千姿睡惯了软的,地铺这种程度再怎么柔软也比不过卧室里定制的垫,刚想张口说不软,忽然想起来,纪寒程是不喜欢睡软的。

  却要她把铺软一点。

  付千姿仿佛明白了什么,抬起手指,轻轻沿着上方男人的锁//骨往下滑。

  黑色的头发散在白色的丝质被褥上,被月光映照得像水一样温柔。

  她仰着脸,眼睛亮亮的:“你干嘛要睡软的啊… ”

  纪寒程修长的手指蹭过她的眼角,嗓音轻低:“我怕你会说疼。”

  ——

  事实证明,无论狗男人在事前说的话有多动听,都不可以真的相信。

  昨晚付千姿喊了好几次地铺不舒服好疼,狗男人却还是没停止的意思,顶多只是“大发慈悲”般地让她换了个姿势。

  到最后,她还被抱到书房那张宽大厚实的书桌上。付千姿本来想拼命挣扎开说什么都不要再一次了,但视线落在男人微微泛红的眼角上,心里忽然轻轻一动。

  平时的纪寒程毫无疑问是清冷克制的,只有在这种时候,那双形状平狭的眸中才会沾翻滚的情yu,微微汗的额发和肌肤,平添几分//感。

  似乎毫不掩饰地在告诉她,他在为她沉沦。

  于是她原本的反抗力道减小,半推半就般的,倒成了夫之间的小情//趣。

  就是“情//趣”完了之后,后果比较严重——就付千姿单方面而言。

  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可太不舒服了,浑身酸软得好像被拆卸过一般——其实纪寒程在这种少儿不宜的方面,学习能力也很强。两人在一起的这大半年,他已经从一个生疏的司机,变成了次次都能照顾到她感受的车神。

  所以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其实是不赖甚至是很好的。

  但任何事情都要讲究有个度,付千姿觉得在这样下去自己可能很快就需要英年补肾了,甚至在某一秒突然开始思考给纪寒程买个娃娃来分忧的可行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笑出声,却好像把身旁的男人吵醒了,被揽着搂回怀里。

  纪寒程下巴搁她的颈间,嗓音带着晨起时的低哑:“还早,再睡一会儿。”

  付千姿其实也很困,但听男人这么说,反倒不打算睡了。

  她在被窝里闹了他一会儿,末了伸手把他英俊的脸捏变形:“纪寒程,不许睡。我要问你事情。”

  纪寒程被她扯着脸闹到清醒,也没脾气,只是制住她被窝里动的手:“嗯?”

  付千姿认真地看他:“纪开诚说你钱包或者抽屉里有小秘密,是什么啊?”

  她不太喜欢偷偷翻老公东西的那一套,干脆决定直接问,出卖纪开诚也出卖得毫无压力。

  纪寒程稍顿:“照片。”

  这么坦诚?付千姿盯着他的眼睛,试图从他眼里寻找一点“真话还是谎言”的证据,不料身旁的男人却摸了摸她的头发:“要看吗?”

  付千姿点点头:“要。”

  纪寒程很快去而复返,手里拿着一张照片。他在被面上坐下,付千姿也坐起来,靠在他怀里,好奇地看了一眼。

  照片里,秋日的暖下,附中门口的那棵标志百年银杏树枝桠伸开,黄颜色的叶片层层叠叠,不少在阳光下被晕染出灿金的颜色。

  靠着墙,有个穿着墨绿色短裙的女生,她身前则是身形修长拔的少年。

  照片拍了两个人的侧影,少年的骨架已经初具成年男人的形状,一只线条紧实的手臂伸长,修长的手指扣住她的手腕按在墙上,微微弯着,看着就好像准备俯身而下吻她一样。

  深秋的阳光疏疏落落穿过银杏的叶子,落在两人的发梢,轮廓被镀得金灿灿的。

  付千姿愣了愣,好半天回不过神来,末了转向纪寒程,发出了灵魂质疑:“你找谁P的?”

  纪寒程:“…”他好笑地拿过照片,她的头发:“是真的。”

  付千姿其实也就嘴上跟他贫一下,她当然看出这张照片是真的,构图还专业。

  一下子就让她想起那个做了很多次,每次都有不同版本的梦。

  梦里,有时候是纪寒程冷着脸甩掉她的手,有时候是两人被老师大喝一声撞破,有时候则是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打断…

  “差点被按在墙上亲”的这个版本她也梦见过,但是付千姿觉得最不靠谱——如果纪寒程当时准备亲她,就算有人偷拍,她也会按着他的脑袋叫他亲下来的。

  可是,照片就摆在手里,好像证据确凿。

  付千姿盯着那张照片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想起来:“后来我们亲了吗?”

  纪寒程:“没有。被他打断了。”

  付千姿噎了一下,伸手戳了戳他的口:“什么叫被他打断了,说的好像如果他不打断,你就会亲我一样。”

  纪寒程侧头亲了亲她的耳垂:“是这样。”

  付千姿:“…”她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很长一段纪寒程少年时代的心路历程,又意外地在九年之后重启封条,于是当然不肯放过,着他要他讲一讲。

  纪寒程就从这张照片说起。

  那个男生是附中摄影部的,也不知道拍他们是顺手还是准备去跟老师打小报告,被发现之后,抱着单反拔腿跑的飞快。

  纪寒程当即追上去,还没收了人家的单反——附中摄影部的活动时间是每周二,其余时间是不允许带相机来学校的,来一个没收一个,都归学生会负责。

  纪寒程有生以来第一次“滥用私权”只问人要了存储卡里的这张照片,洗出来之后删除,就把单反原封不动地还给了他。

  付千姿听着心里有点小高兴,嘴上却还是说:“你干嘛要留着它啊,你那个时候又不喜欢我。”

  纪寒程那会儿的确不太清楚自己是怎么想的,甚至拿着照片回学校的路上,路过照片里的那道墙,还感觉自己方才做了件超乎他一贯以来思维的事情。

  不等他回答,付千姿又说:“其实你就是喜欢我吧?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了对不对?可是你自己不知道。”

  她这会儿很得意,终于明白纪开诚所说的“会让四哥丢脸,会让她开心”的事是什么——多半是纪寒程在国外的时候,偶尔拿照片睹物思人,又碰巧被纪开诚看到了。

  纪寒程稍顿“嗯”了一声。

  起初,他只拿她当一个略显幼稚的小妹妹,后来却渐渐发现,对他而言,所有人里面她最特殊,会让他不住去在意。

  付千姿其实也只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没想到一猜猜了个准,顿时觉得心里有点甜甜蜜还很得意。

  她又往后靠了靠,窝进他怀里,似是不又像是骄傲地轻哼了声:“纪寒程,都怪你当时太笨,连自己喜欢我都不知道。不然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干嘛耽误这九年。”

  纪寒程摸摸她的头发,低声说:“我的错。”

  付千姿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仰起头,语气陡然认真了起来:“纪寒程,其实你原来不是风恒的继承人…对不对?”

  其实付千姿早就从纪家人对纪寒程的态度里猜到了,除去纪开诚那一家,其他人对纪寒程都是七分忌惮三分疏远的。

  她从小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对于豪门争斗的戏码,又怎么会不熟悉。

  再说当初,她只知道自己要嫁给风恒的继承人,而纪寒程是最为被纪老爷子看好的子孙一辈,她就自然而然地认为是他。

  现在想来,就算纪寒程再优秀再厉害,跟其他人的庞大背景和势力相比,实在是太不占优势了。

  纪寒程一时无言。

  他其实并不希望付千姿猜出来,无奈她其实很聪明。

  他当初势单力薄,一心经营风恒控股做出成绩的同时也用了不少狠厉的手段清扫障碍。在外人眼里,他对纪至秦一家从未顾惜过所谓的“养育之恩”、“手足之情”是个实至名归的白眼狼。

  “你怎么不说话,你怕我嫌弃你?”付千姿一下子转过身,又对他的俊脸下手。

  却被后者捉住手腕,男人在她纤细白皙的手腕上顺势落下一个吻:“你敢嫌弃。”

  付千姿不闹了,窝在他怀里咯咯地笑,难得配合地说了句:“不敢。”

  她其实有点小小的心虚。

  因为她想起来,在高中的某个午后,纪寒程居然一反常态地来问她,如果风恒的继承人是别人,她会不会努力去喜欢那个人。

  现在想来,那个问句其实问得很认真,仿佛有什么深意。

  但付千姿这人高中的时候就是个不太认真的子,也很少体察别人的情绪,当然张口就说了“会啊”

  …

  当然了,这件事付千姿是绝对不会告诉纪寒程的。她决定就这样把它烂在肚子里,反正是过去的事,假装自己忘了,以后对他好点就行了。

  一点往事就这样在早晨的聊天里揭过,两人谁也没开口说出来,却不自觉地更加亲密了些。

  付千姿靠在纪寒程的怀里,被他环抱着,忽然看见透亮的玻璃窗外,也有一棵银杏树,灰白色的枝干伸展,金黄的叶片像细小的扇子,层层叠叠地铺

  “我要去飘窗,我走不动,你要抱我。”付千姿前一秒刚刚在心里下过“对他好一点”的决心,后一秒就毫不客气地开始使唤他。

  纪寒程轻笑了下起身,抱起她走到窗前。

  飘窗上铺了整面的木质地板,坐上去也不会冰冷,两人依偎着坐在窗前,很应景地,银杏落下一片金黄的叶。远处群山苍翠,浮着一层淡淡的雾气。

  又是一年深秋了。

  古人常说,秋天容易让人伤感,象征着离别,又弥漫着肃杀的气氛,但付千姿却觉得…好像很浪漫——

  是她向他告白,多年后又心意相通的季节。

  付千姿侧过头,感觉心里甜蜜柔软的情绪快要溢出来,忍不住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纪寒程,我们会不会一直在一起啊?”

  纪寒程低头亲了亲她的鼻尖:“当然。”

  “噢。”她没表示任何质疑,又往他怀里蹭了蹭“早餐我要吃太阳蛋,你会不会做?”

  “会做。做给你吃。”

  “还要吃煮芦笋,不可以太老。”

  “下次买松饼粉一起做松饼吃,放很多草莓芒果和一点点油。”

  她说一句,纪寒程答应一句。

  有秋日的阳光隔着玻璃照进来,落在两人身上,时间仿佛被拉得很漫长,琐碎又温柔,让人舍不得打破。

  付千姿忽然从他怀里起身,一脸严肃道:“不行,这样让我觉得我们都变老了,你看我们聊的话题好接地气,都开始‘细水长’了。”<偏爱有九分> wWw.eAnXs.cOm
上一章   偏爱有九分   下一章 ( 没有了 )
你笑起来很甜心尖上的你笼中月婚不由己之溺你是我的盘中婚好孕圆最萌星二代动心则乱从前满一座城,在等
欢迎阅读专辑偏爱有九分,你可以免费在线阅读或者下载偏爱有九分的文字章节第40章细水长流大结局,海量小说随意看,更多优质精品小说,尽在疑案小说网。偏爱有九分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由疑案小说网网友最快上传更新提供。